董鲁平被查,无关王宗南

 

(照片说明:董鲁平介绍金枫酒业发展情况)

 

低调的实干派

 

1967年出生的董鲁平已在金枫酒业工作了整整26年。直至2010年5月才正式出任金枫酒业总经理,也就是说其中的22年,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地处金山枫泾镇的上海金枫酿酒公司。业内人士分析,此次的立案机构为金山区检察院,董鲁平受贿很可能发生在他主持金枫酿酒公司工作期间。

  

“在8月底公司召开审议公司半年报的董事会会议上,他还正常参会,并未流露出任何迹象。”金枫酒业一位负责人说,后来突然辞职和“出事”,有点没想到,但目前环境下也正常,但具体情况他不愿多说。“董鲁平很低调,是个实干派,较典型的上海人风格。”另一位熟悉公司情况人士说。

 

公开资料显示,董鲁平,男,1967年出生,已在金枫酒业工作了26年。历任上海淀山湖酒厂质检科科长、生产科科长、厂长助理,上海金枫酿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海金枫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总工程师,2010年5月起任上海金枫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2011年10月,董鲁平获评第二届“中国酿酒大师”称号。

 

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是光明集团的成员企业,为金枫酒业第一大股东。截至今年6月底,该集团持有金枫酒业34.9%股份。而在7月28日,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上海百联(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上海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宗南,因涉嫌在友谊(集团)有限公司、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任职期间挪用公款、受贿,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

 

不过,金枫酒业内部人士表示,董鲁平一事与王宗南受贿事件并无瓜葛。

 

金枫日子不好过

 

除了董鲁平事件外,最近,黄酒行业确实不太平。最近,上市仅一周的会稽山董秘杜传文也不干了,“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秘、副总经理职务。黄酒行业的水有多深?

 

实际上,在白酒行业高位回落时,黄酒业日子也不好过。几年前湖南黄酒制造企业胜景山河造假上市失败,会稽山IPO也一度被怀疑虚增利润。黄酒行业自2010 年以来收入连年下滑,今年上半年收入增速已降至个位数8.6%。

 

2008-2013年黄酒行业销量复合增速为 5.1%,收入复合增速为 15.6%。2013年行业收入 154 亿元,销量22.8亿升,均价不足 7元/升。且黄酒行业区域特征显著,江浙沪收入占全国营收半壁江山,古越龙山、金枫酒业和会稽山分别占黄酒市场份额14.7%、10.3%和9.3%,市场集中度还很低。而龙头企业中高端产品占比高,受反腐及经济下行影响更大。因此今年上半年这三家上市黄酒公司均出现负增长。

 

尤其在民营黄酒企业会稽山上市后,金枫酒业可谓“前有狼后有虎”,其销售收入一直落在古越龙山之后,今年中期则快被会稽山逼平,净利润继续老三。

 

去年会稽山营收和净利为9.3亿元和1.25亿元。古越龙山、金枫酒业营收分别为14.68亿元、10.26亿元,净利为1.44亿元、1.17亿元。在营收上会稽山排名黄酒业第三,利润则排名第二。今年上半年,这三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6.61、4.47和4.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32、6032和6933万元,会稽山暂时领先。

 

不过在行业调整中,三家公司都受到了冲击。会稽山2014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78%、净利润同比下降9.06%;金枫酒业分别同比下降6.24%和11.25%;老大古越龙山更甚,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分别下降23.14%和38.39%。其两大主力拳头产品古越龙山和女儿红销售疲软。特别是女儿红,2009年并入公司以后曾实现25%的年均复合增速,但今年上半年收入下滑 20%,净利润下降34%。与去年同期不可同日而语。

 

截至6月30日,古越龙山预售账款仅2021.73万元,而上年同期曾高达1.07亿元。其库存继续增长至17.3 亿元,占流动资产 71%,其中库存黄酒商品 13.7 亿元,较年初增加13%。 预售减、库存增,龙头企业尚且如此,另外两家能好到哪去呢?古越龙山原计划2014年全年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与2013年持平;会稽山预计1-9月净利润同比下降约10%。

 

要卖葡萄酒和料酒

 

“2013-2014年酒类行业进入了重要的变革时期,各酒种显现出差异化的发展趋势。总体来看,黄酒行业相比其他酒种发展相对缓慢,在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下,发展压力不断增强。”金枫酒业在其财报中坦言。

 

为缓解压力,公司欲培育自有品牌葡萄酒业务,加快多酒种布局。据介绍,金枫酒业上半年组建成立了葡萄酒项目部,启动自有品牌葡萄酒业务,完成了品牌确定、基酒选择等工作,下半年自有品牌葡萄酒将正式启动销售。同时公司拟向东方CJ导入高端产品尝试电视购物销售。

 

今年年初董鲁平曾提出,金枫酒业三大品牌已完成细分:石库门将立足上海市场,主打高端市场;和酒将作为全国性品牌进行市场开拓;金色年华则将定位为年轻消费群体。此外,今年公司将进军料酒市场,新开发高端料酒品牌,以此来丰富公司品类。

 

不过,看到料酒市场潜力的并不止金枫酒业一家,古越龙山、海天酱油、恒顺醋业等公司也在切入料酒市场。金枫酒业新品能否突围有待观察。

 

而其主业黄酒多年来未能突破区域瓶颈,提升慢。目前上海市场金枫年销售额10亿左右,古越龙山5亿,会稽山仅7000万。金枫酒业的主力市场仍然是上海,市场占比约60%,保持绝对优势。但会稽山IPO后计划增加4万千升中高端优质黄酒,未来几年将重点发展上海市场。由于中低端产品价格高于竞争对手,该公司毛利率行业领先,同时成本费用控制相对较好,销售费用率已连续两年低于古越龙山和金枫酒业。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浙江省以及绍兴市均对公司黄酒产业发展投入了不少政策性以及要素方面的支持,古越龙山也提出了“再造一个女儿红”的目标。公司配股募资11.11亿元用来扩大公司生产和营销能力,金枫酒业难免“亚历山大”。

 

长江证券王奇玮认为,黄酒行业仍处于调整期,且外延式扩张乏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来源地址:/a/216791.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